锦不语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鹿】


【脑洞自留地】
【转载请过问】

【EC】孩子们的睡前故事

第一篇:孩子们关于后爸(ma)的接受程度←

第三篇:孩子们的突发状况←


Lensherr家的孩子没有睡前故事这项日常活动,因为ErikLensherr先生几乎不可能在孩子们睡觉之前下班回家。

但是这一切在Charles来到Lensherr家之后发生了改变。

不得不说,Lensherr家的三个孩子在家长面前虽然会表现出反抗、捣乱、哭闹等行为,但是一旦离开家长却又都是同龄孩子中相比较来说更听话更懂事的那一类。而这都是因为Erik这个父亲平时和孩子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以至于孩子们不得不抓住这仅有的相处时间来引起父亲的注意。同时也使得他们过早的成熟,甚至对于感情方面过分的敏感。Wanda最早对于Charles的抵触行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Charles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得出的结论。

Erik对此不置可否。

首先,他的伴侣是一位教授,心理学教授,尤其致力于研究青少年心理。

其次,诚实点来说,Erik对自己的孩子确实一无所知,更早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为了在Charles心目中给自己塑造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父亲形象,Charles说什么就是什么,Charles怎么说他就怎么听。

“Erik,我想你并没有认真考虑我方才提出的建议。”

Charles从Erik怀里直起身子,蓝眼睛盯着他,一脸严肃认真,还带了点不愉快。

拜托,上帝,在你面前我还能认真考虑什么事?除了你。

于是Charles关于“希望Erik早点下班回家来给孩子们讲睡前故事用以增进父子感情”的提议,又一次中途夭折了。

 

当然这也不能完全责怪于Erik,毕竟为了要给这三个孩子更好的物质生活,他一个单身父亲、白手起家,现在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只不过物质基础终究是不能代替精神抚慰,不能指望Erik的Charles决定肩负起一个后爸(ma)的责任,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健康教育,从陪伴和交流开始。

 

Lensherr家的孩子们终于也像其他千万个家庭的孩子一样,拥有了睡前故事这项日常活动,并且在短时间内迅速超越了糖果时间,成为Lensherr家最受欢迎的日常活动时间。

不得不说,Charles对于孩子们的观察和结论还是非常准确的。龙凤胎姐弟在和Erik相认之前经历的那段寄人篱下的童年生活确实对两个孩子的心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敏感多疑又容易受惊,多少还有些悲观倾向。即使是一个拥有美好结局的童话故事,都会引出他们,尤其是Wanda的担心和忧虑,更遑论《海的女儿》这种故事。

Lorna已经蜷在Charles肚子上含着手指睡着了,Pietro也困得一个劲点头。只有Wanda强撑着眼皮听完了整个故事,并在得知小美人鱼变成了泡沫的结局之后咬着嘴唇抽泣起来。Charles急忙放下童话书伸手揽过小女孩的身子搂在怀里安抚。

通常Charles不会对孩子们说很多话,讲很多道理,但又不同于Erik面对孩子时的沉默寡言,Charles的沉默更多的是给予孩子足够的空间来倾诉,扮演一个倾听的角色。

Wanda在Charles柔软手掌的抚摸下渐渐停止了抽泣,半晌倚在Charles怀里仰着头问:“爱不是很美好的事吗,为什么小美人鱼会死掉……”

“爱当然是很美好的事,我的小女孩,但死亡也并非是可怕的痛苦的事。如果我的生命能够为我所爱的人带去幸福和快乐,我愿意毫无保留的为他付出一切。”Charles低头看着小女孩红充满雾气哀伤的眼睛,俯身亲吻她的额头,“就像你的母亲……她,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为了她所爱的孩子,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

在Lensherr家,没有人会提起孩子的母亲,亲生母亲,不知道算不算是刻意的回避,总之Erik从不提,孩子们自然也不敢提。

Wanda也有很多年没有听过“母亲”这个称呼在这个家里出现了,漂亮的小脸蛋有一瞬间的失神,随即紧紧搂住Charles的腰埋着头哭出了声。

Lorna被两个人的动作干扰,翻了个身似乎要醒了,Charles赶忙把小家伙抱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另外一边的肩膀上,并蹭了蹭她的脸颊。小家伙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Pietro也被姐姐的哭声惊醒,懵懵懂懂的眨着眼睛看看姐姐又看看Charles,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Pietro……”Charles压低声音对小男孩说,“可以请你帮忙把Lorna送到她的小床上吗?”

小男孩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伴随着Charles“轻一点,慢一点,不要吵醒她”的嘱托,小心翼翼的抱着幼小又柔软的妹妹离开了卧室。不一会儿,又重新出现在卧室门口,当然是把妹妹安顿好之后。

“你有给Lorna盖上被子吗?”

Charles看着站在门口不进门又不愿离开的小男孩问。

“Yes, daddy.”

“很好,真棒,Pietro你真棒。那么现在,你也该去睡觉了是吗?”

“嗯……”小男孩虽然点头,但是挪了两步又返回来,“……daddy明天可以和我睡吗?”

Charles被眼前缩小版的Erik充满期盼的眼神逗乐了,原来他以为自己今天要和Wanda一起睡。

“不可以。”

Charles的回答被Erik冷冷的声音堵在了喉咙里。

天晓得这个人什么时候回来的,竟然这么安静都不发出一点声音。

被父亲突如其来干脆利索的拒绝吓得脖子一缩,Pietro立马飞一般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并关上了门。

Charles叹气,“Erik,你要对Pietro友好一点,我想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谈过一百次了。”

“是的,如果他不那么缠着你,我或许会考虑对他友好一点。”

Wanda已经在Charles的安抚下睡着了,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但好在神情是安稳的。Erik走到床边,抱起大女儿,让Charles的腰得以解放,离开Charles怀里的Wanda似乎还喃喃了一声“mum”。

重新安顿好之后,Erik在大女儿额头上留下一个晚安吻。

“我想你已经去看过Lorna了,Pietro把妹妹照顾的不错吧。”

被Erik揽在怀里带回主卧的Charles笑着问。

“嗯……”

就算当事人都不愿承认,但这两父子很多方面都表现出惊人的相似,比如对于不想回答的问题永远是模棱两可的咕噜一声。

“所以现在轮到我的睡前故事时间了吗?”

“Erik,no——Erik!放我下来!不可以!”

 

 

END

 

又名《被嫌弃的Pietro的童年》

感觉自己快要再而衰、三而竭了,所以请珍惜这个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脑洞和我_(:з」∠)_


评论(14)

热度(164)

©锦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