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不语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鹿】


【脑洞自留地】
【转载请过问】

【爱的可能】


6岁

吴亦凡抱着鹿晗的书包坐在家门口哭,鹿晗站在一边小脸上也挂着泪。

吴妈妈安慰儿子:明年你就可以上学了,到时候让晗晗哥哥领着你去上学好不好

“不好!不好!不好!!我就要和晗晗一起上学!要一起!”

鹿妈妈在旁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小孩从小在一起玩感情好是好事,可是吴亦凡是下半年的生日,明年才能上小学,两个人就不能继续每天一起去幼儿园又一起回家的日子了。

最后出手解决这个问题的是鹿爸爸,据说是动用了什么老同学的关系,把吴亦凡加塞进鹿晗的班级提前上小学了。

 

12岁

吴亦凡倚在教室门外瞅着一寸一寸阴下来的天色发着呆等着做值日生的鹿晗,要不是鹿晗死活不让他帮忙,俩人早就回家了,还当哥哥的呢,倔得很。

其实如果只是值日大可不必忙到这么晚,只不过鹿晗好脾气,其他同组值日生找个理由就早退了,把活都留给了他一个人。

两人刚走出校门没有两步路,雨就兜头浇下来了,鹿晗急得拉着吴亦凡往教室跑,却又被吴亦凡拽了回来,“急什么,我有伞。”

“雨这么大,一把伞也没用啊。”

“我背你,你打伞。”

“多余。”

 

16岁

吴亦凡不是第一次跟学校的混混们发生争执了,这一次争执不出意外的也是因为鹿晗。那帮混混们在体育器材室堵住鹿晗说他像个女孩子要脱衣服验明正身,吴亦凡听到路过的同学嘴里说了那么一句,就疯了似得跑了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挂了彩又被老师提到办公室教育了一番,最后还免不了要找家长。

吴妈妈一个人带孩子又忙工作,管不了那么多,吴亦凡除了去鹿晗家蹭饭就是在外面闲逛。这次是鹿晗找鹿妈妈去跟老师沟通,才接了吴亦凡回家,又给他抹药处理伤口。

“你就是傻,一个人打他们四五个,没残废算好的了。”

“你不傻,他们早就盯着你了,你就不知道躲着点。下次我不帮你看你怎么办。”

 

18岁

高考前夕,鹿晗又接到女同学的告白,说是不想留遗憾,至少要让他知道。鹿晗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就答应了女同学,约好两个人好好学习,一起考上重点大学。

自然被吴亦凡吐槽:“没胸没屁股,你看上她啥了?”

鹿晗不理会他,埋头又做题去了。

没过两天,吴亦凡领着一个高一小学弟来到鹿晗面前,说要鹿晗带上女朋友去四人约会。

肯德基里四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鹿晗板着脸严肃的问了一句:“吴亦凡你是认真的?”

吴亦凡喝了口可乐,两只眼睛自始至终盯着鹿晗:“你呢,你是不是认真的。”

 

20岁

吴亦凡到底还是比鹿晗落了一个年级,复读一年之后考上了鹿晗在读的那所重点大学。

入学第一天鹿学长把吴学弟接进了新生宿舍,却被好好嫌弃了一番,“就你那小胳膊小腿儿还帮我搬行李,快歇着吧,等我收拾好了帮你迎新去。”

吴亦凡到底是吴亦凡,刚报到第一天就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是靠脸,是靠撩。撩遍男女毫无禁忌,鹿晗越管他越来劲,后来干脆懒得管。

彼时,吴妈妈早已移民加拿大,吴亦凡怎么说都不肯跟妈妈出国,非要跟鹿晗上同一个大学。吴妈妈倒是心大,把儿子一个人留下来,反正都这么多年的邻居了,鹿家会好好照顾他。

鹿晗不知道的是,吴妈妈临行前一天跟儿子彻夜长谈了一次。母子俩约定,如果五年之内吴亦凡有勇气跟鹿晗告白而鹿晗也答应了,妈妈就不会干涉儿子的任何事情,随他留在国内。否则,就必须跟着妈妈移民。

 

23岁

鹿晗早就把研究生推荐名额抓在手里了,吴亦凡却依旧吊儿郎当的撩遍校园。

鹿晗大四、吴亦凡大三的那个寒假,吴亦凡死皮赖脸的叫鹿晗跟他去加拿大过年,用的招数当然是撒娇,“你忍心看我妈一个人在异国他乡三年都见不到儿子吗?”

“你是他儿子我又不是,你自己去不就行了。”

“我害怕嘛~人家第一次出国诶~晗晗都不陪我~”

“你少来,这套对我没用。”

怎么会没用,最后鹿晗还是跟着吴亦凡登上了飞往加拿大的飞机。大年三十那一天,鹿晗除了给爸爸妈妈视频拜年,还躲到积雪末过脚踝的院子里打了半个小时的越洋电话。看的吴亦凡几次忍不住都要抱着棉被跑出去把人裹起来扛回家,这次是真的没用,只要他一开门,鹿晗就回过头来瞪他,大有一副你敢靠近一步试试的架势。

 

26岁

鹿晗研究生毕业进入一家合资企业上班,吴亦凡已经跟着吴妈妈移民两年了。

两个人的联系从最开始吴亦凡天天扛着时差不管不顾的骚扰鹿晗,慢慢减少到“早安,午安,晚安”。

再后来,要不是某次公司聚餐有女同事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问鹿晗朋友圈里是不是有一张很久之前和一个帅哥的合照,鹿晗才忽然反应过来吴亦凡大概也有一个多星期没有给他发过任何消息了。

那张照片是鹿晗刚注册微信的时候吴亦凡拽着他拍的,鹿晗不是喜欢发朋友圈的人,所以往上翻不了几条就能看见那张合照。吴亦凡仗着身高优势把他揽在怀里,一脸不知道为什么的得意洋洋,倒是颇为意气风发。

 

28岁

鹿晗花了一晚上翻墙看完了吴亦凡移民之后注册的FB,从最开始的每隔几天就嚷嚷想念国内的生活,到后来沉积了大半年的时间,再到后来渐渐重新活跃。出现在他的合照里的男男女女数不胜数,其中更不乏帅哥美女,当然也包括吴亦凡后来交过的两个男朋友,不过现在好像已经分手恢复单身了。

鹿晗揉了揉眼睛,抬头看到外面的天空已经泛白,这才想起自己要做的事。

告诉吴亦凡自己的婚期。

“没时间也不要紧,就是觉得老朋友了,应该告诉你一声。”

鹿晗记得留言的最后自己是这么写的。

 

特别传统的婚礼仪式,新娘挽着父亲的手缓缓走来,两人交换戒指,司仪宣布礼成。

敬酒的时候鹿晗是想看看吴亦凡有没有来的。

没有。

老邻居那一桌没有。

老同学那一桌没有。

老朋友那一桌也没有。

 

新婚第一天,鹿晗带着妻子去父母家吃早饭,远远地就看到楼头停下一辆出租车。

打过招呼,吴亦凡说要去买包烟,鹿晗就让妻子先上楼,自己陪吴亦凡去新开业的小区超市。

吴亦凡递过一根烟来的时候,鹿晗摇头拒绝了。

吴亦凡失笑,“媳妇儿不让抽?”

鹿晗没说什么,也只是笑了笑。

“那你媳妇儿不会特别讨厌我这个教你抽烟的人吧?”

“少贫。你家没收拾,抽完了去喊两嗓子散散味儿,去我家吃早饭。”

吴亦凡盯着鹿晗看了足有半分钟,直到把鹿晗盯得头皮发麻不得不扭头躲开他的视线。吴亦凡也不在意,掐了手里的烟,一个人大步走在前面,走到单元门口时才停下来回头看鹿晗。

深呼吸三次之后,鹿晗从他无声的口型里看懂了两个字:

再见。

 

 

END

 

脑洞就来自于这句话↓↓↓

『我连一秒都没有拥有过你,却感觉失去了你千万次。』

很久没写牛鹿了,写的也仓促,因为怕忘了。

嗯,就这样。


评论(8)

热度(8)

©锦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