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不语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鹿】


【脑洞自留地】
【转载请过问】

【咖啡馆的段子手 11】


11

其实在咖啡馆打工的日子,远没有鹿晗想象中的有趣,绝大部分时候都不过是等客人、招呼客人、送客人的无限循环,而这些客人又远不像影视剧里面那样有着多么深刻的故事可以分享给一个咖啡馆的服务生。

无聊至极。

不过说到这儿,鹿晗忽然想起了几个月前那个雨停的傍晚,那一对在店里闹了乌龙的男生女生,也不知道最后结果如何。

“大夏天的少在那伤春悲秋,去把椅子摆一摆。”

鹿晗翻了个白眼,依旧坐在空调跟前续命,并不打算乖乖听话去干活。

朴灿烈倒也没有再催他,摆弄着播放器换了一首歌之后忽然回过头来说:“你刚才的样子真像吴世勋。”

啊,对了,还有吴世勋。

鹿晗眼睛一亮,既然这么无聊,干嘛不找点乐子呢。

鹿晗第一次见到吴世勋,是在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晚上。刚刚进入夏天,夜晚还有凉风吹拂,甚是惬意。客人都结账离开了,摆好桌椅又最后拖了一遍地,一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就在鹿晗站在门口等着都暻秀,准备一起回家的那个空挡,一个男孩带着一身凌冽的气息经过他身边走进了咖啡馆。

“哎这位同学我们打烊……”

鹿晗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因为男孩留给他的苍白的侧脸上挂着淤青和擦伤的痕迹。别是附近的无业游民不良少年小混混吧,要不要报警啊……

就在鹿晗慌忙跟在男孩身后想要给朴灿烈传递些信息的时候,站在吧台旁边也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的朴灿烈反倒先给他传递了信息。

“世勋?”朴灿烈叫了那个男孩的名字,随后又立刻喊都暻秀找出医药箱来帮男孩处理伤口。

朴灿烈对待那个叫做世勋的男孩实在太温柔了,甚至比平时对待那一套价格不菲的咖啡机还要小心翼翼。都暻秀似乎也认识他,一会儿帮忙递个纱布,一会儿小声问他疼不疼。

只有鹿晗站在旁边,帮不上什么忙,有些手足无措的尴尬。

好在朴灿烈没多久就想起了店里还有个人,抬头看了看鹿晗,又对都暻秀说:“嘟嘟你们回去吧,明天休一天班。”

都暻秀点了点头,起身叫着鹿晗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鹿晗一直没说话,到了家就要往他自己的房间跑,被都暻秀一句话给喊了回来,“鹿晗哥,明天不用上班你还这么着急睡觉啊。”

鹿晗回过头来表情有点尴尬,“我要是问你那个男孩和咱老板什么关系,会不会显得很奇怪?”

“你不问才奇怪。”

“我才不是那么八卦的人啊!暻秀你不要误会啊!”

“世勋是朴灿烈的发小,竹马竹马的那种发小,在本市上大学。”

“我就说他看起来年纪不大的样子……”

“其他的你等到上班自己问吧。”

“我都说了我不是那么八卦的人啊,暻秀你真的不要误会啊!”

 

上班以后鹿晗倒还真的忍住了没问,只不过是对方送上门来的。

吴世勋,就是朴灿烈那个竹马发小,不知道为什么跑来店里做了两天临时工,搞得鹿晗以为朴灿烈要把自己辞了黑幕他的竹马。

“哈哈哈小鹿哥你怎么这么可爱~”

可爱个鬼!要不是看在你还是个学生,祖国的小花朵的份上,用这种形容词形容哥哥是要拖出去斩了的!鹿晗翻了个白眼转身去(装作)招呼客人,心里却胆战心惊的想着:为什么我现在翻白眼翻得这么溜啊,一定都是吴世勋传染的啊_(:з)∠)_

都暻秀和鹿晗上下班路上例行聊天的时候聊过这个话题,吴世勋那么高冷的小孩,怎么会每次见到鹿晗就笑得跟朵花似得,整天小鹿哥长小鹿哥短的。

“小鹿哥不会短的嘟嘟。”

(⊙o⊙)?

“咳,我的意思是,因为哥哥我魅力大啊哈哈哈哈!”

就像都暻秀说的,吴世勋不过就是在店里待了两天,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鹿晗亲密了起来。没错,不是熟,是亲密,亲密到朴灿烈每天用无比怨念的眼神看着两个人凑在一块聊天玩手机,赔了竹马又折兵。

“我们世勋可是学霸,都已经被留校要硕博连读了。”

鹿晗端着收回来的餐具趴在吧台上看着朴灿烈的表情一个劲儿的乐,“啧,谁要跟你抢似得。”

“可是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教他叫哥都没成功,怎么一见你就乖乖叫哥了。”

“哈哈哈哈哈所以说还是哥哥我魅力大呀~”

 

TBC


吴姓发小1号上线(*¯︶¯*)


评论(5)

热度(10)

©锦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