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不语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鹿】


【脑洞自留地】
【转载请过问】

【知乎体/姓秦中人】那些长期被上司折磨的下属们,究竟是在沉默中爆发了,还是在沉默中灭亡了?

又是一个激情创作,果然艺术都是来源于生活的。

顺便希望可以用这篇小文文安慰一下这个小朋友 @蛰至春 (ノ”◑ ◑)ノ”(。•́︿•̀。)

 姓秦中人,奋墨/墨奋无差

 

 

知乎体

 

 

那些长期被上司折磨的下属们,究竟是在沉默中爆发了,还是在沉默中灭亡了?

如题,没什么别的想说的了,接着加班。

  

关注问题   写回答    31条评论   分享    邀请回答

 

306个回答

 

MO×MO

拿上这把十字光剑我就是开罗人

 

121 人赞同了该回答

 

(后续已更新在评论(*¯︶¯*))

 

翻了赞数较高的回答,大部分人都在披着别人的外衣讲自己的故事,我偏不,我就要现身说法讲一个自己的故事。不过就本人的话痨体质,这个回答字数可能会比较多,大家就当个消遣小小说随便看看吧。

本人初入职场一年多的小新人一枚ヾ(◍°∇°◍)ノ゙,就职于某杂志社,文职人员,平时主要是写写软文搞搞策划,当然最常干的还是杂事,各种杂事,新人们都懂得。

作为新人,我倒是不排斥被各位前辈使唤一下啦,毕竟这也是拉近同事之间关系、融入新工作环境的方式之一。但是,这不代表我们小新人就可以毫无下限、咳不是,用词不当,反正就是不能做什么都使唤我们吧,我们也是有自己的工作量要完成的!但是×2,我的顶头上司,我们杂志社的艺术总监他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要说我们杂志社,不能说是一线大刊吧,也算1.5线的比较知名的时尚刊物了,能在我们杂志社做到艺术总监这个位置,那一定是业务能力很强的,而我接下来要吐槽的现在这一位艺术总监也不例外。但是×3,业务能力强只是一方面,作为一个中层领导,能够体恤下属也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能力好吗!

我们这位艺术总监吧,其实我一开始对他印象还挺不错的。只比我大五岁,保养还得特别好,看起来比我还小。说起来也是优秀,年纪轻轻的就能做到这个位置,不容易。人也是真的长得好,身材也不错,时尚敏感度也有,每天上班穿的衣服都不带重样的,还超级swag。上班第一天我就被他那件上千块的合作限量款卡通T恤给震慑住了,还以为是跟自己一批的实习生,差点叫他跟我一起去买咖啡 ̄□ ̄||

后来我怀疑他就是因为那次我认错人记了我的仇,才一直有意无意的针对我。

明明在别的同事嘴里形容的艺术总监都是什么人美心善啊, 鼓励某某啊,帮某某善后啊。但是×4,在我这,什么都没有!没有得到一点点来自领导的关爱就算了,我就好好做自己分内的事吧。但是×5,他竟然还各种找我麻烦,各种找我做事,做杂事,做完还嫌弃我!!![○・`Д´・ ○]

就这么说吧:

第一天,嫌弃我买的咖啡糖放少了。

第三天,嫌弃我找的配图不够契合主题。

第七天,嫌弃我写的软文标点符号使用不够规范。

第十二天,嫌弃我联系的活动场地不够高大上。

反正我就感觉不论我做什么他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都在盯着我,还哪哪都不满意。中间还穿插着对我的着装发型审美观的抨击。拜托!如果是工作不够让您满意,我改就可以啊,抨击着装发型审美观,那就是人参公鸡了好吗!

也就是我脾气好,也就是看他长得好,不然我一定跟他计较到底哼哼o( ̄ヘ ̄o#)

有位哲人的俗话说得好,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于是我爆发了!反抗了!向万恶的资本主义宣战了!不过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嘿嘿嘿o(*////▽////*)q

本人除了工作外的个人兴趣爱好就是二次元,追追新番玩玩cos之类的,偶尔也写写小段子小同人什么的。于是,我就把我们艺术总监写进了我新开的小坑里哼哼哼,当然不可能只有他,为了虐他,我还给他配了个cp。也是我们公司的,是人事部的经理,据说跟艺术总监差不多大,两个人关系特别好,长得还有点微妙的相似,经常同进同出狼狈为奸,据说还在同居(哎呀不是)。而且更激发我脑洞的是,艺术总监别看平时工作能力强,还各种嫌弃我傻(等等我为什么要这样说自己),但他在人事经理面前就特别白痴美!这个词也是我从同事那里学来的,据说的据说还有人看到过艺术总监跟人事经理撒娇!撒娇!撒娇!(我的老天野啊!!)

这种近在眼前的新鲜素材怎么能放过,于是我就愉快地开坑啦!

当然我的初衷是为了虐我们艺术总监嘛,文里的设定也就自然是艺术总监单箭头人事经理。

怎么样,没想到你也有栽在我手里的一天吧,呵。

你们还别说,我这篇文可能是来源于生活容易引起共鸣,每天追文催更的人还不少,粉丝量也涨了好几十。于是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者,我就更加投入感情,而不是只为了发泄来写这篇文了。

这里捎带着说一下人事经理,就是那种典型的办公室领导,每天背着成熟稳重的三级包,办事滴水不漏,虽然不能说没见过他笑吧,但也总是很严肃。就连艺术总监跟他开玩笑刻意逗他笑,他都只是勾勾嘴角就轻轻带过了。所以我才拉郎他俩来虐艺术总监的。

然而,随着我更加多的zqsg的投入,我竟然开始对笔下单箭头人事经理的艺术总监有了一丝丝的同情、怜惜,替他不值起来。甚至在工作中都容易入戏太深而全盘接受艺术总监的嫌弃,还各种不由自主的关心他。像是之前有次周末活动策划去市郊爬山,路上我不经意间听到某两个一直崇拜艺术总监的女同事聊天担心总监的膝盖,说总监的膝盖以前受过伤,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可能四十岁就要坐轮椅。然后作为那次活动的策划之一的我,就一路上提心吊胆的紧紧跟着他,生怕他一不小心摔了扭了或者累着了。哪怕换来他一脸不明所以外加嫌弃的表情,我都没有离开他三米以外。哎我真是个善良的人。(╥╯^╰╥)

可能是我的善举感动了上天,自从那次活动回来之后,艺术总监对我的态度竟然发生了90°的转变,对你们没看错,不是180°,只有90°而已。

比如他以前都是连名带姓外加嫌弃的语气喊我的名字,现在竟然会省掉我的姓氏,直呼我名字的后两个字,搞得我还挺不习惯的。

比如我有一次跟他去看平面模特拍摄杂志内页,现场有面巨大的穿衣镜,我一个没忍住就凑过去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他看见了竟然没骂我,还走过来给我理了理刘海。

比如上次我们部和人事部聚餐(我们两个部经常聚餐,当然是因为连个上司关系好,这一点也被我写到文里了,不过写的原因是艺术总监为了能跟人事经理多相处一下,哎真虐心)。不知道谁点了一份榴莲点心,艺术总监是不吃榴莲的,但那天估计他没看出来是怎么的就直接下嘴咬了一口,之后的表情真是丰富又我见犹怜(咦这是什么形容词),然后大家都看着他笑,估计是当时气氛太好,他随口问了一句:那谁把我咬了一口的这吃掉啊。估计我当时也是脑子抽掉了,越过一言不发的人事经理就举手说:我吃。现在想想那俩字真是掷地有声。艺术总监好像也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了,竟然举着筷子穿过大半张桌子走过来,直接把剩下的半块榴莲点心喂进了我嘴里。zqsg的说,我这辈子都没吃过那么香甜的榴莲……

经过了这些看起来有点奇妙的经历,我和艺术总监的关系也算是有所改善了,但我为什么又来回答这个问题了呢?

但是×N,一切的风云突变都发生在今天下午下班之前的一次错误操作。

前面也说了,我业余时间都有在写小文文,今天忙了一整天,快下班的时候终于闲下来可以摸一点鱼了,于是就激情短打了一小段,准备晚上回家更新。可就在我打算用微信把摸鱼的小段子保存一下的时候,竟然一个手残就发进了工作群!工作群!工作群!!!啊!!!

当时我整个人都懵逼了你们懂吗!!

那不是别的文,就是我用来虐艺术总监的拉郎文啊!!

小五百个字呢!!

虽然我及时反应过来,颤抖着双手点了撤回,可是不能保证有没有人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看见了什么记住了什么Σ(っ °Д °;)っ

直到现在下班四个小时了我的心还是狂跳着的,那条×××撤回了一条消息的提示还尴尬的躺在工作群的最下面,仿佛我被晾干的尸体。

现在我一边回答这个问题,一边苦思冥想辞职报告(╥╯^╰╥)

就这样吧,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发布于2018-××-××

 

△418  ▽   收起评论   分享  收藏  感谢  …

 

 

78条评论

 

MO×MO                               1小时之前

 

后续在这里。

今天早上,我颤抖着双手拿着辞职信来到公司,刚在自己的小格子间坐下,就有同事喊了一句:×××,总监叫你去他办公室。

当时我的心啊,就恨不得跳一段trap

于是我把辞职信藏在口袋里,以便随时能够拿出信封表演一个负信请罪。

当我来到总监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坐在座位上喝咖啡,表情还算平静,但我当时只把那当做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之后总监先是问了我前两天的广告软文写好了没,他找了几张配图,待会发给我让我选选,又说这个月的活动选题定了,叫我去跟小组成员传达一声。

估计是看我一直低着头没说话,他说完这些也停了下来。

这一停不要紧,办公室里安静了足有两分钟,我当时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最后的宣判要来了。

谁知道,两分钟之后他又开口了:你那小说,脑洞挺大,文笔不错,就是主角没选好,就没想过写写你自己?

我当时就是一个原地懵逼( ̄△ ̄;)

然后总监就笑着摆摆手叫我出去工作吧,就在我开门的那一瞬间,他又在我背后幽幽的送过来一句:我跟老韩早就不合租了,改天请你到家里看看就知道了。

 

然后的然后就是,我现在安全下班啦,不是辞职,是下班哟。

总监正坐在我对面点菜,怎么会有人同时兼具了掏卡很帅,撒娇很甜的属性(脏话)。

PS:我今天一定要再吃一口他咬过的榴莲酥!

 

赞 99

 

 

 

END

 

评论(10)

热度(137)

©锦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