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不语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鹿】


【脑洞自留地】
【转载请过问】

【日记体】就是一个日记体,你还指望他有什么别的名字呢

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日记体。

它本来的名字是《韩沐伯的窥邻日记》,结果写着写着似乎偏离了初衷,且不知所云。要做好无聊被浪费时间的心理准备再往下看,看过之后不可以骂我Ծ‸Ծ


 ↓↓↓

 

4月7日  周五  阴天

昨天我出门上班的时候正好碰上小区物业工作人员下班,他告诉我,我家对门那间空了很久的房子租出去了。前几天新租户来看了房子,可能会做一点软装,如果到时候影响我休息,可以跟他们反映,工作人员会负责协调。其实我看到楼宇门上贴的道歉信了,写着关于临时装修,如有影响邻居休息,敬请原谅的内容,末尾还留了一串电话号码。物业估计是认为我这种昼伏夜出的人比较特别,才又额外跟我沟通一次吧。

哦,解释一下,我为何昼伏夜出,因为我在经营一家酒吧。

 

 

4月12日  周三  晴天

昨天下午出门倒垃圾的时候,对门刚好大敞着门,装修师傅进进出出的,搬着些油漆桶、架子和工具什么的。领头的那个还挺健谈的,拉着我说了半天,不外乎问我这小区的房价如何,物业如何,说得好像他也会在这里买房一样。我倒没有瞧不起装修工人的意思,只是觉得这种闲聊实在有些无意义。最后他拐弯抹角说到下周可能会上电钻,让我到时候多多包涵。

晚上靖佩瑶说他五一节要回家待两天,不能来店里了。

 

 

4月20日  周四  晴天

我是被隔壁的电钻声吵醒的,介于我昼伏夜出的作息规律,家里装的全是最好的遮光窗帘,屋里一片漆黑,分不出白天黑夜。趴在床上好半天才清醒过来,摸出手机来一看是下午两点半。是正常人的工作时间。

我挣扎着起床给自己做了两块三明治,然后站在厨房里吃完了。期间一直伴随着隔壁时断时续的电钻声,一时间说不上来那种烦躁是因为睡眠还是噪音。吃完对我来说算是早餐,对正常人来说算是下午茶的一顿饭,我决定出门走走,至少避开烦躁诱因的其中之一。

 

 

4月22日  周六  小雨

今天店里来了几个很有趣的顾客,好像是给朋友接风的,包了几个视线最好的位置,还在店里几个角落藏了小信封。

晚一点的时候似乎是他们的主角朋友来了,一群人在店里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其他顾客也看的津津有味的,我也就没干预。直到有一个男生走到吧台这里,有些口齿不清的问我手里有没有信封。口音像个南方人,酒精作祟听起来更加黏腻。一双大眼睛笑盈盈的在吧台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好看,一时间我不确定到底要不要配合他直接给出信封。然后就听到他的朋友们在他身后起哄说,一个吻换一个信封。

看了一眼对方因为无奈而嘟起来的微厚的嘴唇,想着他今晚上不知道为了信封吻过多少个人,我忽然有些反感。随后拿出藏在吧台抽屉里的信封直接地给他,告诉他信封拿走,吻就不用了。他接过信封靠着吧台打开了信封,自己看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又盯着我看了半天,最后没说什么离开了。

下班的时候靖佩瑶神秘兮兮的跑来找我,说起今天晚上那些玩真心话大冒险的顾客,其中有个皮肤特别白特别干净,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很好看的小哥哥,到舞台边上找到一个信封,信封里面的卡片上写着:跟距离最近的一位同性手拉手对视十秒钟。然后他就有幸跟那位小哥哥拉着手对视了十秒钟,就在那十秒钟之内,他感觉自己心动了。

我听着只觉得好笑,但随即又想起那个跑来吧台找信封的男生,不知道他的信封里写的是什么内容。他会不会因为没有完成大冒险而被朋友们罚酒。

不过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靖佩瑶那种还幻想着一见钟情这种情况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纯情大学生。

 

 

4月26日  周三  晴天

昨天对门上了几个大件的家具和家电,我出门倒垃圾,正好看到一个男生站在门口指挥工人搬运,下意识的便以为他就是我的新邻居了。双开门冰箱堵在楼梯口,我只好站在男生身后等着。他发现了我,便转过身来十分不好意思的朝我笑笑。之后我了解到,他并非我的新邻居,而是新邻居的朋友。因为新邻居是从国外回来的海归,最近忙别的,顾不上家里的事,就找他来帮忙盯着。新邻居本人预计在五月初正式搬进来。

 

 

5月10日  周三  小雨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靖佩瑶那个家伙自从休了个小长假之后曲风就有了点微妙的变化,以前是什么《安和桥》、《蓝莲花》,这两天却净唱一些略带少女心的小情歌。虽然他突然改歌单也不跟我这个老板报备一下,但看在揽客效果不错的份上,我也没有干预。

前段时间说要在五月初搬进来的新邻居至今没有动静。

 

 

5月13日  周六  多云

新邻居搬进来了。

今天中午大概不到十一点,我刚刚吃完早饭,又是三明治,突然有人敲门。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听到楼道里搬运东西的声音,倒不是说被吵到了,只是听到了而已。我并不是会主动去跟新邻居打招呼说客套话的人,所以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多少有些排斥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系列对话。但出于礼貌,我还是开了门。

意想不到的是,门外站着的人对我来说并不算是陌生人。他好像也有点惊讶的样子,看着我半天没说话。我也不是故意不说话,只是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在他先开口做了自我介绍,我知道了他的名字,秦奋,挺有趣的。交换姓名之后他先是为之前装修时影响我休息的事情道了歉,又提起那天晚上的事,说希望没有给我造成困扰。就是他和朋友们来店里玩真心话大冒险的那天晚上。我反问他没有完成信封里的任务有没有受到惩罚。他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没关系。这时有个搬家工人背着箱子走上来,我们就顺其自然的结束谈话,各回各家了。

 

 

5月16日  周二  晴天

昨天是我第三次见到新邻居,他来敲门的时候我刚清醒没多久。本来以为是查天然气的大姐,只要我不去开门,她就知道我还在睡,会选择下次再来。可是敲门声一直没断,平均每隔几秒钟响一次,如此反复了五六次。颇有些锲而不舍的感觉。在此期间,我努力思考了自己最近应该没有什么快递,没有拖欠物业费,没有预约任何上门服务。直到最后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认命去开门。

我打开门的时候,新邻居看起来正要转身回家,我当时有点后悔,如果自己再坚持一下,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一次不必要的见面。

可他似乎不这么想,看到我开门,他立马扭回身面对我,表情看起来还挺惊喜挺期待的。随后他说明来意,他家停电了,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其实是很想直接关门送客的。试想一个现代人,一个成年人,站在你门前说他家停电了,而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换成你,你不会觉得很可笑吗?

但我终究没有那么做,一是出于礼貌,二是他那种求助示弱的眼神和表情意外的让我很受用。于是我告诉他去物业买电的步骤,挺简单的,但他听得很仔细,还像小学生一样自言自语的重复着我的话。在他向我道谢之后,我关上门,坐在客厅里听着他下楼的脚步声发了会儿呆。

谁知道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不到,敲门声又想起来了,我下意识地想,不会又是他吧。

果不其然,可能是这一次我的表情不太友好,就像靖佩瑶一直说的,我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凶,他的神态也有些堂皇。他用他软糯的南方口音小心翼翼的问我:我按照你说的买了电,为什么家里还是没有电。

我没有立即答复他,是在头脑里思考他这个问题出现的可能性,但他似乎以为我不高兴了,看了我几秒钟之后突然说不麻烦我了,要找物业来看。

我打断他的话,反问他电闸开了没。

他一脸不明所以,仿佛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电闸这种东西。

看到他的表情,有一瞬间我有点想笑,但又怕被误会是嘲笑或者别的意思,于是我继续保持了自己一贯的面无表情,并绕过他径直走进他家,谁让他不知道注重隐私,直接大敞着门呢。这种情况下与其多费口舌,不如直接实践。

于是我驾轻就熟的找到电闸,合上,他家的各种电器先后发出恢复供电的提示音。我回头往外走的时候,他一直跟在我后面道谢,恨不得把我夸成光明的使者。

 

 

5月20日  周六  阵雨

听着雨声赖床格外舒服。所以他来敲门的时候我还在床上躺着,即使是无聊的看着天花板,也没有任何想起床的意思。

我磨磨蹭蹭的去开门,他站在门口,两只手端着一个不知道该叫碗还是盆的容器。这幅画面让我产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他刚才是怎么敲的门?

就用手肘啊。他的表情还是一贯的笑。

他把那个不知道是碗还是盆的容器在我很少使用的餐桌上放下来,打开盖子,里面盛的是一种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叫不出名字的汤。

随后他说,今天下雨没出门,就在家做了一锅泡菜汤,一个人吃不了就想来跟我分享一下。

我确实还没想好今天要吃什么,又不想吃三明治,就答应了他。他似乎很高兴,又跑回他家端来已经蒸好的米饭和另一个小菜。准备的还挺周到。只是我不可避免的想,如果我拒绝了他,他准备的这些东西最后会何去何从,会请前段时间帮他搬家的朋友来帮忙吃掉吗。

不过不得不说,他的厨艺还不错。

吃过饭,临走前他突然问我今天店里会不会很忙,我随口回了一句周末一般人会比较多,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就走了。

 

 

5月21日  周日  晴天

忙到肩膀疼,回家的时候四点多,天都快亮了。现在的人啊,什么日子都能造个节出来。

下班前靖佩瑶又跑来请假,说今天唱了太多腻腻歪歪的小情歌,嗓子不舒服,明天不来了。拜托,你又不是第一天唱这些腻腻歪歪的小情歌了。

大概是有些累过劲了,洗完澡磨蹭到现在快七点了还没睡意,刚刚不到十分钟之前,对门那个出门了。周日还这么早出门,不知道是什么约会。也不能怪我非要这样猜测,毕竟他看起来就是朋友很多的那种人。

 

 

5月25日  周四  阴天

不知道在心理学、社会学上有没有那种定律,就是如果你遇见一个人的时候多看了他一眼,之后就会不停的遇见他。

介于我不同于正常人的作息规律,为了保持身体健康,或者说白了就是想多活几年,我有每周至少三次健身房健身或者室外跑步的习惯。

如果说上周在小区晨跑时第一次遇见他,我只是有点小小的惊讶,那么这两天在健身房的相遇就让我颇为惊讶了。毕竟他那么一个看起来,怎么说呢,在男生中属于可爱型、笑起来又挺甜的脸,竟然有那种程度的肌肉,着实有些现代词汇所形容的反差萌。

回家的路上,他要了我的微信,说以后有空一起去跑步。

 

 

6月2日  周五  晴天

前两天他突然敲门来问我店里接不接受包场的时候,我其实是有点纳闷的,反正都加了微信,为什么还要专门跑过来说。不过这样不错,毕竟他还带了两个自己炒的菜过来。

我问他包场做什么。

他说想在部门新产品发布会之后跟同事聚个餐,最近大家加班都辛苦了。

之前通过他的朋友圈,我大概了解到他在某广告公司任职创意部经理,上次说有空一起跑步的话也没兑现,估计真的是在加班。

昨天晚上,他带着部门的同事来店里聚餐,按之前商量好的,我给他们留了场。不愧是创意部的员工,看起来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一群人,一进门就热热闹闹的玩了起来。我那位新邻居小经理看起来人缘不错,每个人都乐于在他身边停留,他也不分亲疏的给予每个人热情的回应。这种程度的热情,我这段时间也算见识过了,但令我惊讶的是我到后面接了个电话,回来就看到百年难得离开舞台那张高脚椅的靖佩瑶竟然也跑到那群客人堆里跟他聊得兴致高涨。

因为是单独包场,他们散了之后店里就提前打烊了。

我没有留下盯着店员打扫卫生,主要是有点不放心他,他看起来被那帮同事灌了不少,结账的时候都已经有点站不稳了。出门就看到他站在街边跟同事一个一个告别,晃晃悠悠的还是那种黏糊糊的口音,舌头都要打结了。他身边还站着靖佩瑶,扶着他的手臂,两个脑袋时不时的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看到我走近,靖佩瑶喊了一声伯哥,他平时也是这么称呼我的,从不叫老板,说那样显老。

后面跟了一句糯糯的“老韩啊”,我停了一秒才反应过来是他在喊我。

于是我跟靖佩瑶说,我带他回家。

我也不知道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出于什么心态,可能就是单纯的好奇这俩人到底是怎么熟悉起来的吧。

之后靖佩瑶就走了,走之前还跟他咬耳朵说了句话,惹得他咯咯笑了半天。

我接替靖佩瑶扶着他的手臂,问他有没有开车,他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说了两遍要喝酒,我本以为他是醉了还要喝,后来才明白他的意思是聚餐要喝酒,所以没开车。这倒好办了,我开自己的车带他回了家。站在楼道里又确定了一遍他能自己洗漱睡觉,各回各家。

早上不到八点我就醒了,快八点半的时候,外面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他上班去了。

 

 

6月10日  周六  大风天

今天又是被他的敲门声叫醒的一天,边敲还边喊什么已经十点了老韩你还没起床吗,真是服了。

自从上次把喝醉的他从酒吧领回家,这人就跟印随现象一样几乎天天要找我,微信对话框里也全是“老韩你今天几点上班啊,晚上吃茄子好不好”、“老韩你明天去不去健身啊”这类聊天记录。我试过问他为什么非要跟我一起吃晚饭,他竟然说因为我俩有时差,只能一起吃晚饭。我都怀疑他可能没懂我这个问题的点在哪里。

我开门放他进来之后谴责了他的行为,结果被他可怜兮兮的表情堵了回来。算了,看在他现在在厨房做饭的份上,不说他坏话了。

 

 

6月19日  周一  中雨

这雨从早上起断断续续的下了一整天,到傍晚的时候终于彻底刹住了车。

介于他没有在微信里留言说今晚想吃什么,我就顺理成章的认为他今天有别的约会了,毕竟他就是那种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能和不同的朋友吃饭的人。

一般周一我都不去店里,就在我寻思着要不要再给自己做个三明治来打发一个人的晚餐的时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这样的日子好像也没有过多久,但我就莫名的能通过敲门声分辨出是他还是别的偶尔到访的物业。他一边抱怨我开门太慢,一边从手提袋里掏出一瓶红酒,说是今天遇到老客户送的,要跟我分享一下。

不是我自夸,毕竟是开酒吧的,在喝酒这件事上,我还真没怕过谁,除了靖佩瑶那个小家伙让我挺服气的。怎么又是靖佩瑶,最近一看到他我就会想起那天晚上他跟靖佩瑶咬耳朵的样子。

结果可想而知,大半瓶下去之后他就不行了,开始在沙发上左摸摸右蹭蹭,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念叨些什么。这大概是我第三次看他喝醉的状态吧,一次比一次醉的深。真不知道现在的上班族怎么就能放纵自己在周一的晚上喝醉,难道不怕明天上班没状态吗。

后来我把他送回他家,介于他似乎比上一次醉的厉害,我只好做个好邻居,帮他洗漱整理最后安安稳稳的送到床上。

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拉着我的手腕问我是谁的样子,挺好看的。

 

 

6月22日  周四  晴天

今天傍晚,我还没来得及出门,就接到他的电话。语气挺着急的问我今晚能不能不去上班,又不肯说到底有什么事。我只好给店里打了电话,然后就在客厅按着遥控器一遍一遍的换台,等他下班。这种感觉有点微妙,有点像是影视剧里等待丈夫下班的妻子。只不过我不会做饭,一般都是他做饭。

他到家的时间比往常稍微早一点,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老韩,跟我假扮情侣吧。

我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是只听字面意思,还是需要再深入分析一下。好在虽然他的表达能力因为着急又下降了一个档次,但我的理解能力没差。

他被父母催婚催到受不了,就随口编了一个正在同居的伴侣,谁知道他父母又非要来看他顺便见见他的伴侣。

我问他是不是编过太多个伴侣的谎言,导致父母以为是狼来了的故事。

他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的否认了。

我真的不是不相信他,只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最后我还是答应了,这周末陪他假扮情侣,应付他的父母。毕竟对我来说没什么损失。

 

 

6月25日  周日  阴天

周五晚上他已经提前跟我对好了所谓的剧本,我只需要做我自己日常的样子,在必要的时候告诉他的父母我们正在交往就可以了。对我来说是没有什么压力。

周六快中午的时候,他来找我一起去车站接他的父母。大家一起在外面吃了顿午饭,席间他父母简单问了我的家庭和工作的情况,对我酒吧老板这种职业没什么意见,这倒让我有点意外。毕竟就连我自己的父母,偶尔也会旁敲侧击的对我说这不是长久的正经职业。下午我俩陪着他的父母逛了商场,买了不少东西,就连我都被他的母亲照顾到,看中了两件外套非要买给我。

晚饭是在他家吃的,他的母亲亲自下厨,说好久没给儿子做饭了。饭后我问他的厨艺那么好是不是遗传的,这句话似乎让他的母亲格外高兴,他却故意别扭的说明明是他常年离家在外自己练出来的。我自然要捧他的场,接了句:现在便宜我了。

毕竟是陪他父母,我就不去店里了,之前我们就谈过晚上如何休息这个问题,两个方案:如果他的父母答应去住宾馆,我们就各回各家第二天再见;如果他父母要住在家里,我们就装装样子,在他家将就一晚。

结果是前者,他把主卧的大床让给父母,让我睡客房的,自己睡客厅沙发。

可能是有点认床吧,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到快十二点也没睡着,于是起床想找点水喝。走到客厅发现他也没睡,还以在沙发上玩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光映在他脸上,一副忧愁的可爱。

他看到我似乎有点意外,站起来给我倒了杯水,我本来想说我自己来就行不用麻烦他。但直到两个人一起在沙发上坐下来,我才反应过来这不是我家。

他问我是不是客房的床睡得不舒服,我说只是有点认床而已。他点点头又继续低头玩手机。我看着他手机屏幕上的微信聊天对话框,突然就很想知道这么晚了他是在跟谁聊天。他回头看我的时候表情有点诧异,我才后知后觉自己多嘴了一句:要是真的有男朋友又何必找我来假扮。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上午,我们陪他的父母去了附近的森林公园,虽然有点阴天,但他的父母看起来玩的还挺开心的,可能是孩子大了,难得有这样同游的机会吧。他的母亲找路人给我们四个拍合照的时候,我忽然有点想念自己的父母。

吃过午饭,他的父母就坐长途车回家了。我们送完站回到家,站在楼道里,他打开自己家的门之后站在门口盯着我看了半天却什么话都没说,我这才想起来假扮情侣的游戏结束了,我该回自己家了。

 

 

6月27日  周二  晴天

昨天晚上他来送我留在他家的牙刷的时候看起来情绪不太高。

我说其实他直接扔了就可以,我还有别的牙刷。他又是盯着我看了半天什么都没说,拿着那只牙刷转身就回家了,关门的声音还格外大。

 

 

7月12日  周三  大雨

自从上次还牙刷之后,他就没在微信里给我留过言,也没来敲过门了。天气越来越热,我也没在健身房或者跑步的时候见过他。就连朋友圈里都只看到两次加班到深夜的抱怨,配图是一杯咖啡和外卖盒饭。

 

 

7月15日  周六  小雨

雨季是真的来了,断断续续下了四五天,新闻里总有看到哪条路哪个街区又淹了的报道,不知道他上下班的路上会不会有影响。昨天晚上我给他微信留言说周末想吃泡菜汤,问他有没有时间做。现在已经下午三点了,他还没回复我,估计是没时间吧。

 

 

7月18日  周二  晴天

昨天晚上打烊的时候,靖佩瑶没有像平时一样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先走,反倒是站在吧台边上一直看着我整理东西。我被他看的受不了,停下来问他有什么事。他又盯着我看了一会,才慢悠悠的开口说:伯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得很明白。

他这句话语气太平淡了,以至于我不确定他是在向我提问,还是只是简单的陈述事实。不过他似乎也没有想要得到我的答案,冲我笑了笑就走了。

 

 

7月19日  周三  多云

他在躲我。

 

 

7月20日  周四  晴天

我梦见他喝醉的那晚,拉着我的手腕问我是谁。

这种感觉很奇怪。

 

 

7月22日  周六  晴天

昨天晚上,我本来不想去店里,也没什么原因,就是单纯的心情不好,不想去。十点多的时候靖佩瑶突然给我打电话,我接起来听到的却是他的声音。电话那边人声音乐声嘈杂的很,奇怪,我几乎天天晚上都会身处那个环境,却第一次觉得吵。他在那边嘟嘟囔囔说着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清,就只能隐约分辨出他叫了我的名字,连名带姓的那种。后来电话就被靖佩瑶接过去了,他倒是口齿清晰:奋哥喝醉了,你不来接他回家吗。

又是那种分不清究竟是不是问句的语气。

我挂了电话就开车去了店里,找到他俩的时候,他正倚在靖佩瑶肩膀上蹭。见我走过来,靖佩瑶扶住他的肩膀坐直了一点,仰头看着我又是半天不说话。要不是这人在我店里唱了两年,我真会以为他是个哑巴。

我把人带回家,从他口袋里摸出钥匙,准备开他家门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一闪而过靖佩瑶在我把他扶上车之后的那句话:你要是不来,我就能把他带回家了,可惜。

我把他家的钥匙重新放回他的口袋,然后把人领回了自己家。

我不是第一次见他喝醉的样子了,只是前两次都没有这一次醉的厉害,不过他酒品还算不错,喝醉了也只是任由我牵着他,我往哪走,他就跟着往哪走。之前说是帮他洗漱,其实只是把毛巾湿好,牙膏挤好,他还是会自己动手。这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过劲儿了,哼哼唧唧的倚在浴缸边上,说什么也不肯自己动手,只好我来帮他。酒劲儿加上热水,把他的皮肤蒸的格外粉嫩滑腻,我帮他擦背,他就时不时的回过头来瞅我一眼,还特别小心翼翼的喊我的名字,好像在确认什么。

至于后来在床上,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名字被他喊出来,可以承载那么多种情绪。事后,我搂着他,两个人都浑身是汗。我问他清醒了没,他不说话,就只是低着头往我怀里蹭。我又问他还要不要洗澡,他两只手臂搂着我的腰,闷着头说了句困死了,叫我不要吵。

今天早上被照到床上的阳光叫醒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没拉窗帘。他被我的动静吵醒,于是两个人都没法继续睡下去了,我起床去洗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坐在床上发呆。我走过去亲亲他黏在额头上的碎发,他顺势搂住我的脖子,于是又在床上腻歪了好长时间。直到我说饿了,想吃他做的饭,他才哼了两声指挥我抱着他去洗澡。

现在他在厨房里做早餐,边做还边嫌弃我家冰箱里连根黄瓜都没有。

我跟他说我有黄瓜,问他要不要。

结果被他从厨房里轰出来,无事可做,只好写日记了。

哦对了,等会要找找他上次留在我家的那半瓶红酒。

 

 

8月3日  周四  晴天

大概是闰六月的关系,即使快立秋了,天气还是格外热。家里又多了一个热源,只能每天开着空调呼呼的吹。

早上他不想起床,一个劲儿的往我怀里拱,我跟他开玩笑问他知不知道自己晚上睡觉说梦话,哼哼唧唧撒娇那种。他就埋着头不说话,耳廓红得像是被人咬过,当然只能是我。最后我还是把他哄起来去上班。临出门前他反问我一句:那你知不知道真心话大冒险那一次,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我想我以后可能都不会很频繁的记日记了,毕竟他把我曾经空虚的日常生活填满了。

所以我也要投桃报李,把他填满。

 

 

END

 

 

再说一遍,不许骂我Ծ‸Ծ

评论(26)

热度(125)

©锦不语 | Powered by LOFTER